途约服务热线:

18678888888

互联网+体育如何步步滑向庞氏骗局

日期:2021-01-07 19:33点击数:

  “健康猫”平台的“刷单”骗局和融资骗局损害了体育产业的声誉,给本来很有前途的全民健身产业蒙上了阴影。这一切确实与平台的不规范有关,但投资者与用户“缺根弦”不得不让人深思。

  不久前,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审议决定,依法对被告人杨骅力等8人集资诈骗一案(“健康猫”集资诈骗案)提起公诉。起诉书指控,被告人杨骅力等人利用“健康猫”应用平台集资诈骗公众款项人民币82.7亿元。

  一个原本是让私教与学员对接的平台,却以大额引流补贴引发私教们“刷单”,并最终演变成“借新还旧”的庞氏骗局。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?

  “健康猫”应用平台于2015年3月上线,由杨骅力创立的广州大象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开发。应该说,平台创设之初,所有人都是充满善意的。

  “健康猫”的创始人杨骅力是一名退役运动员,曾获三个级别的全国散打冠军,退役后当过保安、健身教练和酒店康体中心的管理人员。他解释创立“健康猫”的原因是,每年全国有6万多体育专业毕业生,退役运动员有7000多人,但每年这些人再继续从事体育相关事业的转化率不超过10%。一边是很大需求,一边有这么多可以转换的资源没有转换,他认为这其中存在着大量的机会。

  “健康猫”的核心场景是线上预约、线O服务。体育专业人士凭借相关的体育证书就可以注册私教,在“健康猫”上开课;而注册学员则可以通过平台自行选择课程,付费学习。

  其操作模式与叫车软件等相似:私教用户设立课程(包括私教课及团课)后,普通用户就在APP上选课,私教用户接单后对普通用户进行授课,普通用户付费评价后,金额就会进入私教用户的“钱包”。私教用户可以按照周期(最初为3日,后提高至7日,至今为10日)将在“健康猫”钱包中的授课金转入银行卡内。

  从2015年开始,杨骅力和其他负责人经常到华中师范大学、武汉体育学院、北京体育大学等各地体育、师范院校进行宣讲,“助退役运动员华丽转身”,使他们变成辅导各类项目的私教。

  跟滴滴打车、美团外卖这些O2O平台一样,“抢人”是第一要事。所以在成立初期,“健康猫”也跟其他O2O平台一样,给那些开课的私教极高的补贴。根据每位学员的课时费用,“健康猫”对私教提供2%、5%到10%不等的补贴。

  也就是说,私教们除了可以拿到学员上交的课时费之外,还能额外获得平台的授课补贴。随着业务的开展,一些私教发现,他们可以自己通过注册学员账号下假单完成交易,通过自己垫付课时费来获取补贴。这就是所谓的“刷单”。

  据了解,在交通领域,滴滴打车进军市场的初期,也采取了提供高额补贴的方式,如每单进行10%的提成,因此也有一些司机采取了“刷单”方式骗补贴。不过这种推广遭到了平台的封锁,从而维护了行业的健康发展。

  如果平台对于“刷单”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纵容私教“骗取”补贴,那么,作为补贴的提供方,其动机就很可疑了——往好了说,是为获得虚假的高额营业额;而从阴谋论的角度说,则可能是一开始就知道私教用小号充钱“刷单”,而利用他们的贪念准备侵吞充进来的“学费”。

  据媒体报道,“健康猫”平台监管并不严,私教们开个小号以学员的名义进行课时缴费;每过几天,平台就会划转课时费,并按照课时金额的一定比例,补贴到私教个人在APP的平台账户中。有些私教熟悉“刷单”流程后逐渐加大了“投资”,甚至使用了从银行和多个网贷平台获得的贷款。这个平台上实际已经没有人在乎健身授课这回事了。平台与私教之间,变成了投资与回报的关系——在这一刻,健身O2O平台已经滑向了庞氏骗局。

  根据官方数据,“健康猫”平台如今共有约25万名私教入驻,绝大部分都是体育系的在校大学生,尤其以北上广为主。他们原本只是想找份兼职减轻负担,但大多被忽悠加杠杆“刷单”,借贷透支信用卡等,负债累累,金额普遍在数十万以上。这25万体育人的噩梦,从2018年5月开始。

  5月,“健康猫”出现无法提现的危机;但6月,大象科技宣布完成C轮5亿元的融资:投资人包括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福建、广西、山东、安徽等地的国内10多家体育产业公司和30多位各项目奥运冠军、世界冠军等。公布融资消息,目的是试图稳住私教提现挤兑的节奏,可惜未能如愿。

  紧接着,“健康猫”发出封盘公告,以“提现系统出现问题”为由,禁止教练提现补贴和课时费,这一停,三个月都没恢复。也就是说,“刷单”买的课时,全部冻结在平台里“待兑现”。

  从8月起,部分“健康猫”私教相继向广州警方报案,认为“健康猫”存在诈骗行为。

  多名私教向警方表示,自己花钱为自己冲课时的“刷单”行为是被默认甚至被鼓励的。

  对此,“健康猫”自然矢口否认,还“反咬一口”,以部分私教用户“利用‘刷单’软件、伙同他人等方式,在公司推广期间,利用公司补贴政策,恶意套现”为由,向广州市天河公安分局报案。另一方面,“健康猫”为私教们提供了一个“解决方案”,即签署所谓和解协议。协议内容是私教承认“刷单”行为,扣除全部补贴和70%本金:6个月1次,共2次返还30%的本金现金,但另外70%的本金,要么以“健康猫”的电商产品抵扣,要么以“共享运动器材的代理商款项+20%的跑步机广告收益”抵扣;如果仍想要回现金,则3年内再返还,或者以股权(留存款50万以上)或者“健康猫”SaaS系统(软件服务系统)推广费进行抵扣。

  如果不签,“健康猫”的态度是强硬的,将把数据提供给警察:“你说是公司让你们‘刷单’的可有证据?没有证据就是恶意‘刷单’,要么签合同一笔勾销钱别要,要么公司将数据提供给警察,你们恶意‘刷单’可是要坐牢的。”有工作人员这样对私教用户传达公司决定,同时软硬兼施:好好等待公司继续发展,等到上市了,大家都能财务自由。杨骅力在被刑拘时还表示,已经有200多名私教承认错误并签署了和解协议,他说,“下一步将会利用社区智慧场馆系统,从门禁、运动器材实时数据的传输、徒手运动时人体数据的采集系统,全面监测一个场馆的运营情况,避免‘刷单’问题。”然而,这时“健康猫”平台资金链已危如累卵。一位资深员工说,公司七八月都没发工资,“健康猫”商城的供应商从5月就累积未结算月度款项。尽管8月26日深夜,杨骅力依然活跃在公司的各个微信群中,继续称公司是“刷单”的“受害者”,不断威胁股东和员工。

  然而,8月27日上午,大象公司多数员工都从网上获悉了公安机关对“健康猫”平台涉嫌非法吸存立案的信息。这一天,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刑事拘留杨骅力等9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尽管已经进入公诉环节,但是“健康猫”案仍然存在定性难点:究竟是平台经营不善被“刷单”钻了空子,导致资金链断裂“鸡飞蛋打”,还是大额“补贴”诱发“刷单”,一步一步滑向“投资返息的理财平台”?或是从一开始就以高额补贴为诱饵,借新还旧拆东补西,并不具备还款能力和意愿?无论怎样,最终结果还需要等待法院判决。但从目前公诉的罪名看,检方似乎已打算以第三种思路进行定性。

  回顾“健康猫”平台的“堕落”经过,会发现一个关键因素:公司运营情况与投融资信息的不透明。

  “健康猫”经常对外发布“好消息”,其经营数据看起来也十分“亮眼”。杨骅力被刑拘前曾称,大象公司2017年营收达到了10亿元人民币,已经在社区投放了几千台共享跑步机、在全国开设了上百家生活馆、与4000多家健身房建立了业务联系等。然而,多位“健康猫”资深股东和员工们却反映,这些数据和信息都严重“注水”。

  例如,社区共享跑步机2017年9月才投放市场,实际投放数量不足1000台;经私教内部汇总统计,实际开张的生活馆只有50多家,而且能盈利的非常少,大部分都是靠合伙人、私教贴钱支撑经营;与“健康猫”有所谓业务往来的健身房也就几百家,肯定超不过1200家,虽然这些健身房在“健康猫”SaaS系统上仅注册了账号,但并不一定都在使用。

  除了数据“注水”,“移花接木”的手法也很常见:“健康猫”2018年1月底在广州花园酒店开了一场发布会,宣布某银行提供20亿元战略授信的“好消息”。其实,这20亿元根本不是授信给公司,而是以信用卡和创业贷款的方式授信给平台上的私教用户。给私教用户办信用卡,实际上也是某种“数据共享”,而那些私教用户全然不知自己的信息已被“健康猫”打包卖给了银行。“私教们都误以为这是公司获得的授信,以为公司不缺钱,很多私教还继续往里投钱,帮‘健康猫’躲过了一次危机。”一位资深员工表示。

  除了经营情况雾里看花,“健康猫”的融资信息也是水中望月。部分股东透露,杨骅力早就宣称“‘健康猫’是体育人共同的事业”、呼吁私教们一起投资入股、“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啃鸭脖喝啤酒”,结果很多私教从“健康猫”约课赚了钱,又投到公司里面去了。“C轮发布会之前,杨骅力说有很多风投看好‘健康猫’项目,还有‘国字号’机构会进来,结果发布会现场来投钱的全是达到一定级别的私教。”一位曾亲身参加C轮发布会的股东回忆道。

  直至2018年6月,“健康猫”还在继续包装“2019年到美国纳斯达克上市”的幌子,并邀请某知名会计师事务所来公司进行财务审计,成功制造出“C轮融资”。公司宣称,此轮融资主要由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福建、广西、山东等地的国内10多家体育产业公司、30多位奥运冠军、世界冠军等参投,共融资5亿元人民币,将用于未来进军境外资本市场。

  “一共13家公司组团投资,实际到账应该只有两个多亿,其实全都是私教投的钱。”一位投资者后来反馈,他从没见过任何投资机构给“健康猫”投资,所谓的“冠军入股”其实也是假的,只是噱头罢了。实际上,B轮融资情况也扑朔迷离。“B轮融资大概从2016年年底就开始了,2017年3月我们将各自区域汇总的投资款转到公司,却未签署任何协议。”一名“健康猫”的股东说,“大象公司让同一个区域的私教团队成立投资公司、由公司法人代表集中持股,共有14家公司组团投资了5100多万元,但此次融资竟不是以投资款体现,而是要求私教们以往来款打进公司商业账户。

  经营与融资情况严重不透明,与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有关。杨骅力被刑拘之前称,“健康猫”是一个由1000多位体育人作为股东共同投资创立的创业大平台。然而,一些股东表示,尽管协议上写着他们拥有“知情权”“分红权”,实际上却连公司财务报表都没见过。“健康猫”从未开过股东大会,分红更是无从说起。8月10日,在许多私教报警的情况下,公司紧急举行股东会。股东们到场后,杨骅力要求大家写联名信捍卫公司权益。股东们在一张仅有“附件九”的空白页进行签字按手印——他们并不知道附件之前的材料写了什么内容。后来才知道,他们被哄骗在一份以“保障私教合法权益”为名威逼利诱私教们签订“和解协议”的决议书上签章,并认可了一系列转移业务资产的行为。

  很明显,互联网平台信息披露的不健全,与股东会监督决策功能的形同虚设,让“健康猫”的运营存在极大隐患。多位“健康猫”平台的股东和私教表示,“健康猫”平台的“刷单”骗局和融资骗局损害了体育产业的声誉,给本来很有前途的全民健身产业抹上了阴影。这一切确实与平台的不规范有关,但投资者与用户“缺根弦”,无疑也脱不了关系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酷播迷你V4(CuPlayer.com) 提示:您的Flash Player版本过低,请点此进行网页播放器升级